公司简介 | 联系我们 | 团队力量 企业文化 | 书画艺术 | 影视剧本 | 长浩策划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影视剧本 > 正文

电影《荷花》剧本

作者:sdcms 来源: 日期:2012/9/29 12:34:39 人气: 标签:

电影《荷花》剧本
编剧:乔长浩

1夜   外   庄稼地   荷花    强子  
OS:林强:我对老姑的记忆是从这里开始的,那时也是我永远不能忘记的。
夏天的夜晚,一片片庄稼地被夜色笼罩着,荷花和强子弓着腰,顺着地垄沟一点点的向前挪动,一片红薯地边两人停下。
强子:姑,我怕!
荷花:(小声地)嘘,小声点,甭怕。想着烤红薯就不怕了。
强子:(咽了咽口水)姑,我不怕了。
荷花:(自语)还是烤红薯好吃。
远处传来狗的叫声
强子:姑,我怕!
荷花:你怎么又怕了,想着烤红薯。
强子:我想了,可是还是怕。
荷花:你怕啥啊。
强子:我怕人家放狗咬咱们。
荷花:没事,拔他家俩红薯,不会放狗咬咱的,你拔了几个啦,啊!
强子:(点头、胆怯)姑,我找不着红薯在哪,姑,好象有人来啦。
荷花:好啦,赶快走。(老姑手里抓着几个红薯)
荷花和强子弓着腰离去。

2夜   外   小河边   荷花   强子
河水倒映着漫天星星,河边一小火堆,一大一小两个人影(荷花、强子)。
强子:姑,能吃了吗?
荷花:我瞧瞧。
荷花拿过手边的小树枝,扒拉开火堆,露出两个黑乎乎的大红薯,荷花用树枝戳了戳。
荷花:行了,行了!
强子脸上显出了喜悦。

3日(晨)   外   空镜
一座八十年代偏僻落后的小农村,早晨炊烟袅袅,鸡鸣犬吠。鸭子叫。

4日   内   石头卧室  石头   荷花
屋内凌乱的放着农具,大谷堆的傍边摆着一张床,床的一条腿已经断了,用砖头垫着。
石头蓬乱着头发,光着上身躺在床上,一条满是补丁的被单盖在身上。
被单的颜色慢慢变深,有小及大,尿湿的床单往下滴水。
石头翻了一下身,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把嘴角的口水一擦。
石头:(大声地)尿啦~~~~~~!
荷花一边理着头发一边进来。
荷花:好拉好拉,喊什么喊,好看啊!
石头傻笑。

5日   外   荷花家院子    荷花  荷花娘   荷花爹
荷花娘蹲在鸭圈旁边捡簸箕里的黄豆,荷花爹在一边叼着烟袋补着撒网。不时的传来鸭子的叫声。院子一角一条黑狗趴在那里睡觉。
荷花爹:傻就是他妈傻,一尿床就他妈喊那么大声!
荷花娘:他不是傻吗?你怎么不嚷嚷?
荷花爹生气的抬眼看了眼荷花娘,然后吧嗒吧嗒吸了两口烟又低下头不出声。
荷花从屋里拿着石头的破被单出来,晾在了院子里的晾衣绳上。被单上显出一大片尿迹。
荷花妈:荷花啊,一会强子醒了你给他洗洗澡,你看他那一脸,准是你又给他烤红薯了
荷花:嘿嘿。知道了!我得赶鸭子下河了啊!
荷花娘:去吧!看紧点,别跑人家鱼塘里了。
荷花:知道了。
荷花走过鸭圈旁拿起旁边的竹竿(三米多长的竹竿,竹竿的一头系着一条破布头。)打开鸭圈门,三十多只鸭子从鸭圈里跑出来四处寻觅吃的。荷花提过一只小竹篮,扬着竹竿赶鸭子出了院门。
OS:林强:那时陪伴老姑的就是鸭群,还有老姑那许多的梦想,再就是8岁的我。
6日   内   强子家   强子 
晨光透过树叶斜照在院子里。
强子来到锅台掀开锅盖,只见锅里热着几张玉米饼子。
拿出玉米饼子打开屋门,坐在门槛上嚼着。。。

7日   外   强子家院外   强子
强子坐在门口吃玉米饼子,院里有很多散养的家鸡。
强子一边吃一边掰下一点捏碎往院里扔,鸡群立刻围过来,争抢着吃。
强子笑着看鸡抢食,一会对着鸡群喊:“小花小花。”随后再捻一块扔过去,扔在一只花鸡脚下,那花鸡立刻叼在嘴里。
“想吃肉了吧?我给你们弄去!”小强子说完跑进屋,一会出来时已经穿上一件半截袖小褂,手里拿着一只罐头瓶。
他锁上屋门,钥匙挂在脖子上,跑出院子,顺手关上院门。。

8日     外  山野间    强子
小强子拿着瓶子在野外奔跑着,不时停下来,在草丛里抓住一支蚂蚱放在瓶里。

9日    外   小河边   荷花  
荷花拿着小铲子在河边挖野菜,旁边的篮子里已经被野菜装满,不远处荷花放鸭的竹竿插在那里,荷花站了起来伸了伸腰。
蝴蝶在野花丛间飞舞着,一阵风吹过来,花枝招摇,蝴蝶纷纷飞向空中。。
荷花眼睛凝视着着空中的蝴蝶。。

10日    外   小河边   荷花  强子  荷花娘   柱子
强子来到河边草丛里逮蚂蚱,远处河里游着一群鸭子,荷花拿着竹竿正吆喝着赶鸭子,岸边放着竹篮,篮子里装满了野菜。
小强子逮了几只放进瓶子,他看见荷花,喊:“姑!”
荷花答应着从水里走出来,走到小强身边坐下:“我看看,逮了多少了”
强子把玻璃瓶递给她,荷花看着里面的蚂蚱,十几个蚂蚱在瓶里乱蹦。
荷花:“呦,真多!今儿天强子表现不错,老姑给你做好吃的。”
强子:恩,
荷花看了看强子笑了。
荷花:看你那脸!来,姑给你洗洗,等中午水不凉了姑再给你洗洗澡。
荷花拉着强子走到河里浅水处给强子洗脸。
柱子扛着铁锹从河边的路上走过,看见荷花和强子。憨厚的笑着,想喊荷花又出于羞涩没喊出来。站在那里傻傻的看着。

荷花:好了,这下干净了。
强子顽皮的划拉着脸上的水。
荷花无意的回头,发现柱子傻傻的看着自己。
荷花:(笑)你干啥呢!也不吱个声,想吓人啊?
强子转过头来望着柱子。
柱子憨厚的笑着:嘿嘿,我就是怕吓着你才没敢出声的!
荷花:(羞涩地)瞧你那傻样。

远处荷花娘走过来。
荷花娘:荷花!荷花!
荷花看见妈来了,急忙给柱子使个眼色。
荷花:我妈来了,你走吧! 
柱子憨笑着,没反应过来。
荷花:(急切地)快走啊你!
柱子:(回过神)哎!嘿嘿!
柱子离去,荷花娘走近。
强子迎了过去:奶奶!
荷花娘看着远处柱子的背影:(严肃地)姑娘家不害臊!
荷花:我怎么啦!说话也不行啊?
荷花娘:行!行! 你先回去弄饭,下午跟你爹和你二哥去后山给苞米上化肥去。我在这盯一会,早晨收鸭蛋少了俩,估计是有鸭子撂蛋了。
荷花:恩!那我带强子先回去了!
荷花娘:回吧!

11日   外   河边小路    强子  荷花 
荷花和强子走在河边的小路上,路边的草丛飞过两只蝴蝶。
荷花停住看着蝴蝶
强子:姑,你看啥呢?
荷花:姑在看蝴蝶。强子,你看蝴蝶美吗?
强子:美!哎?姑,啥叫美啊?
荷花:呵呵,美啊,美就是自由自在的飞!


远处荷花挎着篮子,牵着强子的手走在小路上,传来荷花甜美的歌声。(歌声延下场):
清清地河水呦,轻轻地流,
青青的岸边呦,妹妹在梳头。
要问妹妹呦,为谁梳呦,为了对岸地情哥哥呦
妹妹盼着哥哥,早日过了河,赶着红花系的车。
深深地大山呦,声声地问,
升升的月下呦,哥哥在等候。
要问哥哥呦,等着谁呦,等着山外地俏妹妹呦
哥哥等着妹妹,妹妹盼哥哥,手牵手啊唱情歌。


12日   内  荷花家厨房    强子   荷花 
(接上场荷花的歌声,此场多出金属及木棍的敲击声)强子坐在灶台口往锅底下放柴火,一边用烧火棍敲击着面前的木柴杆。荷花拿着锅铲子在灶台上一边敲着一边唱着。
锅里冒着热气。

13日   外   荷花家院子里     石头  荷花爹
石头听着从厨房传出来的敲击和唱歌声,傻傻地跟着胡乱的唱着,手里拿个棒捶用力的敲击着地上的一个破旧的铁盆。(盆接戏)大黑狗冲着石头叫。
荷花爹衔着烟袋气冲冲的从大门外走进院子,看见石头在敲铁盆生气地操起烟袋锅子打石头。
荷花爹:你这个败家东西,发丧呢还是送殡呢,老子还没死呢。好好的东西被你砸成啥样了!
石头吓的急忙的丢掉棒槌,傻傻的躲避。

14日   内  荷花家厨房    强子   荷花 
荷花听见外面爹打石头的声音,急忙阻止强子。
荷花:强子,强子,别敲了你爷爷回来了,快!
强子领会的停了下来,听着外面的声音。
OS 荷花爹:让你砸,我让你砸!
石头:哎呀!不砸了,不砸了!
荷花和强子相视顽皮的笑了。
锅里冒烟。
荷花: 呀,胡了。

15日      外    玉米地里      荷花爹   石头   荷花   强子
一架平板车放在地头,车上是化肥口袋,强子躺在板车上睡着了。
荷花父亲,荷花,和哥哥石头三个人,一人顺着一条垄沟,提着装满化肥的编织袋,在玉米稞下的土沟里洒着化肥。。。


16日    外        远处玉米地  柱子
柱子从远处地里钻出来,偷偷地看着坡下上着化肥的爷仨 。他从地上草丛里摘下一片草叶放在嘴里,钻向坡下的庄稼地里。。。

17日    外      玉米地       荷花   荷花父   石头  
荷花洒着化肥,一会儿停下用袖子擦一下脸上的汗水。。
这时她听到一阵鸟叫声,她一愣,目光看向鸟鸣处。
她放下编织袋,走出玉米地。。
荷花父:“荷花,干什么去?”
荷花:“我去解个手”
荷花父看看她背影,低头继续洒肥。
石头:“爹,我也解手”
“那儿都有你凑热闹!”荷花父瞪眼睛,指着另一边说:“你上那边,快点回来!”
“哎”石头点头答应,扔下铁盆(接戏的盆)提着裤子跑向另一边玉米地。。

18日     外    另一处玉米地里    荷花   柱子
荷花拔开两边的玉米稞子,慌忙地走到柱子藏身的玉米地里,柱子正傻傻地看着她。。
荷花压低声音:“你怎么跑这儿来了?快走!”
柱子:(傻笑)“我想看看你。。。一天见不着就想得慌!”
荷花着急:“你快走,我爹知道了得打死我”
柱子过来攥住她的手:“荷花。。”
荷花(紧张地回头望望):“我回去了。你快走吧”
荷花转身往回走。。
柱子:“荷花!”
荷花回头看了他一眼,继续走回去。
柱子看着她的背影甜甜地笑着,低头看刚才攥住荷花的手。。。

19夜    空镜
小村笼罩在夜色里,天空中群星闪烁,月光如水。。

20夜    内    荷花家     荷花  石头  荷花爹   荷花妈  强子
外面传来狗的叫声
荷花爹坐在床沿上抽着旱烟袋,低头若有所思。
炕边放着桌子,桌子旁放着粥盆。
石头坐在炕里桌旁,瞪着眼睛望着粥盆。
荷花捧着一摞刚洗过的碗筷进屋,把碗筷放在桌子上,上炕坐在桌旁开始盛饭。
石头用筷子把碗敲得叮当响。
强子看着石头笑。
荷花爹在炕沿上敲下烟灰,把烟袋放在一旁,蹁腿坐在桌旁,转头骂石头:“你消停点!”
荷花娘端一盘炒野菜进屋放在桌子。
石头开始狼吞虎咽。
荷花爹把烟袋磕了磕:(对石头)“你慢点,没人跟你抢。”,说完端起碗喝起粥来。
荷花娘往强子碗里夹菜
强子低着头吃饭
荷花娘:强子,今晚跟奶奶睡,你妈估计很晚才能回来。
强子:恩!
荷花娘:他爹!我今在河边碰见李媒婆了,说咱石头的事不成。
荷花爹:(停下喝粥)我早就猜到了,谁家姑娘愿意往这坑里跳啊。唉!这事不提了,想着就累。
石头抬起头对他妈说:“顶我累!垄沟都是我耧的”
荷花爹瞪儿子:“吃你饭吧!”
荷花娘:“能不提吗?怎么弄啊?唉!”
石头停下吃饭,抬头问他妈:“妈,李媒婆说我们请她来家喝酒,她就给我找媳妇,都几天了还没见着!我明天就去找她要去!”
荷花妈、荷花爹无奈地看了石头一眼,没有说话。
荷花笑:哥, 媳妇在门外哪!
石头眨眨眼睛,傻笑着准备起身
荷花爹冲石头喊:“干什么去?老实吃饭!”
石头看他爹,小声嘟哝:“我媳妇也得吃饭哪!”
强子和荷花嘿嘿的笑了起来
荷花娘:(对荷花)你就别添乱了!
荷花爹叹口气,放下饭碗,又拿起烟带装起烟来。。。
荷花娘:“不行,我明天接着找李媒婆去!”

21日   外   空镜 
 小村早晨

22日   外   村里小路   荷花妈
荷花妈挎着一小篮子,用草盖在上面,透过草隐约可已看出装的是鸭蛋。急匆匆的走着。

23日   外   小河边     荷花  强子  柱子
强子用一根草棍拨弄着地上的蚂蚁,蚂蚁顺着草棍爬上来。
强子把草棍举到面前看,突然他手一甩,蚂蚁甩掉了。
他透过草棍看着远处。

柱子和荷花并肩坐在河边看着河里的鸭子
荷花:柱子!
柱子:咋了?
荷花:没咋!
荷花羞涩的笑着 靠在了柱子的肩膀上。

24日    外   李媒婆家    荷花妈   李媒婆
荷花妈和李媒婆坐在床上。。
床边上放着一小篮鸭蛋。
荷花妈:他婶子,我们家石头的婚事就全靠你再费心了。
李媒婆撅了一根笤帚米儿,插在嘴里剔牙缝,边剔边说:“好说,我说大嫂子你别着急,没到石头动婚的时候哪。要是时候到了,想不娶都不行!”
荷花妈叹气:“嗨!老嫂子真会说话。我那傻儿子我会不知道?天生的二不憨子,难哪!可这农村,不指着儿子又不行”
李媒婆问:“石头有二十八九吧了?”
英子妈:“二十八!都愁死人了”
李媒婆想了想:“荷花多大了?”
荷花妈:“她十九。都是不让人省心的年龄”
李媒婆一拍大腿:“咳!有了!
李媒婆把嘴巴伸到了荷花妈的耳朵边说着什么。
荷花妈脸色沉了下来,摇着头:不行,不行。
李媒婆:知道你也做难,咳!(叹气)好吧,我再找找。
荷花妈:好,好,你多费心。

25 日(黄昏)  外   村里路上     强子  荷花    柱子妈   李媒婆  
荷花和强子赶着鸭子走在村里的路上。。
走到柱子家门外,只见柱子妈(盲人)一只胳膊挎着一篮子蔬菜,另支手用木棍摸索着,从街角转过来向自己家院门走去。。
荷花赶紧走过去,扶住柱子妈:“大妈,把篮子给我,我帮你提。”
柱子妈笑着说:“是荷花吧? 我没事儿。咱村子里的这两步道早就走熟了”
“大妈,你就给我吧,强子!看着鸭子。”荷花把竹竿递给强子后接过柱子妈手里的篮子,领着柱子妈走向她家的院子。。。
强子扛着大竹竿跟在鸭群后面。。。
李媒婆路过
荷花:李婶!去我们家吃晚饭去。
李媒婆:呦,荷花啊!瞧这孩子多懂事,不去了,我这还有事呢!
李媒婆说完走开,不几步又停下。
李媒婆:荷花,你等一下。

26夜   内    荷花家      荷花爹  荷花妈  荷花 石头   强子
荷花妈微笑着整理着石头的衣服,一边荷花正在给强子洗澡,强子蹲在大木盆里和在一边的石头玩。
荷花爹斜躺在炕上抽烟袋。
荷花妈:石头啊,明天到你李婶家相媳妇,记得不要多说话,再相不上你就打一辈子光棍吧!
石头没理睬,继续跟强子玩。
荷花妈见石头没理她:石头!  石头!
荷花:二哥,妈叫你呢!
石头转过脸傻笑着回答:哎!
荷花妈一见石头的傻样,无奈的摇了摇头。
荷花爹把烟袋在床沿上磕了磕:相中?不给咱家丢人就拜佛了。
荷花娘:你怎么说话呢啊!这还不够烦心的吗?
石头:妈,我能相中,不信我这就去相去,保准能相中。
荷花爹一听生气的躺了下来背过身去。

27日  外    村里路上    石头   荷花妈   路人甲  路人乙
石头上身穿着干净的打皱的衬衫,下身穿着旧的军裤(裤腿有些短),脚上穿的军用黄鞋,头发梳的贴头皮。一边走一边用手挠着后背。
荷花妈:一会到那啊,可别犯傻劲,啥话都往外说。
石头:恩,恩。
路人甲挑水迎面走来。
路人甲:荷花娘,干啥去!
荷花娘还没说话,石头傻笑着抢先说:嘿嘿 我相相媳妇去!
路人甲:呦,相中了得给糖吃啊!
荷花娘无奈的笑着:一定,一定。
石头:妈,我也要吃!
荷花娘:去,一边去!
路人甲笑着离开。

路人乙骑着破永久自行车过来:石头,穿这么精神干啥去啊?
石头:(大声地)相媳妇去!相中了还有糖吃呢,你要不?
路人乙:呵呵,要,要!
荷花娘生气的拽着石头的胳膊:走走走!

28日    内    李媒婆家门口    荷花妈  石头 李媒婆 
李媒婆已经等在门口,石头和荷花妈迎上去。
李媒婆:荷花娘,你咋才来呢,人家早就到了。
荷花妈:你看看这不紧赶慢赶的吗?
李媒婆:呦,瞧这小子,一捣饬还挺精神。
石头:嘿嘿,你也精神。
李媒婆三人进屋。

29日外    荷花家门口 不远处       柱子    荷花   荷花爹 
荷花爹从 门口不远处的茅厕里提着裤子出来。
远处柱子往荷花家屋里看,一边用嘴吹出鸟叫声。
荷花爹往叫声处看去,荷花从屋里跑出来和柱子说话。
荷花爹气冲冲的走过去。

30  日外    荷花家门口 不远处       柱子    荷花   荷花爹 
荷花和柱子说话,荷花看见爹走过来。
荷花:(急切地)我爹来了,你快走。
柱子转头看见不远处的荷花爹,立即跑开了。
荷花爹:干啥呢!
荷花:没,没干啥。
荷花爹没说话进了屋。

31日  内   李媒婆家   荷花妈  石头 李媒婆  姑娘  姑娘的嫂子
镜头特写:石头的脚在地上蹭来蹭去。
OS;李媒婆:我们石头就是老实,又能干活,是不石头他妈?
荷花妈:是,是,是!
镜头特写:石头面部表情,傻笑着,眼睛里泛出傻光。
OS;李媒婆:咱石头孝顺,在家喂了几十只鸭子,生活好着呢!人太精了不好,憨厚点牢靠,踏实,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啊,多好一小伙子,是不荷花娘。
荷花妈:是,是,是。
全景:石头坐在那里傻傻的看着姑娘的背影,姑娘背对着石头。姑娘的嫂子面无表情的坐着。荷花娘焦急地看着李媒婆,李媒婆脸上显出了尴尬。

 

32日  外   村里的路上    石头  荷花妈
荷花妈不吱声,径直的在前面走着。石头跟在后面。

33夜    内   荷花家         荷花  荷花妈  荷花爹  石头  强子
一家人正围着吃饭。
石头狼吞虎咽地吃着,嘴“吧嗒”得响。。
忽然听到院外传来鸟叫声。大黑狗叫了起来,荷花抬起头,凝神听着,然后转头看向窗外。。
荷花爹和荷花妈对视一眼,荷花妈脸一沉,转身走出屋去。。

34 夜    外  荷花家院墙外       柱子    
柱子在院墙外衔着草叶不停地学着鸟叫,时而踮起脚来往院子里张望。。
他听到院子里开门声便蹲在院墙根,继续叫着。。
“哗”地一盆凉水从院子里泼过来,淋了柱子一身。。
柱子:啊!(转身跑开)
 
35   夜    内   荷花家院里    荷花妈   强子妈
荷花妈夹着脸盆离开院墙往屋里走,强子妈提着点水果和两瓶酒进院子;
荷花妈:呦,强子妈,怎么这时候回来呢,还没吃饭呢吧,快,快进屋。
强子妈:(支支吾吾)恩,我吃了,妈。
两人走进屋。

36   夜    内   荷花家         荷花  荷花妈  荷花爹  石头  强子  强子妈
荷花妈进屋。
强子妈进了屋,强子迎上去
强子:妈!
荷花起身:嫂子!我给你盛饭。
强子妈:不用,我吃了。荷花,你带强子去你屋,我和爹妈说点事。
强子妈把水果给了荷花,酒放在了桌子上。
荷花:哦,强子咱走。(两人离去)
石头看着荷花手里的水果放下碗抹了抹嘴:嫂子我也走,嘿嘿。
强子妈点了点头。
荷花妈和荷花爹相互看了看。
强子妈:爹,妈您二老坐下,我跟你们商量点事。

37   夜   内    荷花卧室     荷花   强子 
荷花正在给强子洗脚。
强子:姑,刚才那鸟叫准是柱子叔。
荷花:你咋知道的?
强子:刚才啊的一声我就听出来了,嘿嘿。你猜柱子叔现在冷不?
荷花:冻死他才好呢!谁让他瞎吹了!
OS:荷花爹:(大声地)不行!就是不行!
荷花和强子一惊。
 
38    夜    内   荷花家        荷花妈  荷花爹  强子妈
荷花妈坐在那不说话,荷花爹气愤的抽着烟袋。
荷花爹:你可以走,但你不能把强子带走!
强子妈哭着说:爸,妈我知道你们舍不得,咱家就强子这一条根,可是,你们也要为孩子想想啊,城里的条件咱这农村是没法比的,将来强子上了学,有出息考大学。不一样光宗耀祖吗?我虽然走了,可强子永远是你们的孙

子,他的血管里流的永远是你们家的血。我只想让他有个好点的环境,和好的前程。我求你们了。
强子妈说着跪在了地上。
荷花妈流着泪上前扶强子妈。
荷花爹从屋里走了出去。

39   夜  外    空镜头 
村庄夜景色,狗叫蛙鸣。
OS:林强:那一晚,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觉得老姑似乎有好多好多话要跟我说,然而一切却像往常一样的平静。

40   日  外    村里小路上    强子   荷花   照相人
荷花、强子两人赶着鸭群往村外走去,荷花的表情凝重。强子紧跟着。
照相人骑着自行车,身上背个包,一边走一边喊着。
照相人:照相喽!照相喽!
强子:姑!
荷花:啥事?
强子:啥是照相啊?
荷花:照相就是把漂亮的人照成画。
强子:等我长大了,给姑照好多好多的画好不?
荷花:为啥啊?
强子:因为全村人都说姑是最最最最最漂亮的!(天真的)
荷花仰起头不让眼泪流出:恩,姑等着。


41   日   外    李媒婆家院内     荷花妈   李媒婆
荷花妈进了李媒婆家院子。
荷花妈:他婶,在家吗?
OS:李媒婆:在呢,屋里呢!屋里呢!

42日    内    李媒婆家   荷花妈   李媒婆 
李媒婆正在家喝酒,小桌上一堆带壳的花生,大半瓶没有商标的白酒。一盒火柴,半包烟。
荷花妈进屋。
李媒婆站起身来:呦,荷花娘啊,来来来,一起来点?
荷花妈:这个我来不了。
李媒婆顺手递过一个小凳子给荷花妈。
荷花妈坐下。
李媒婆也坐下拿过烟抽出一棵点燃。
荷花妈:他婶,这回又要麻烦你了。
李媒婆:别,别,别。荷花娘啊,不是我不帮忙啊,你家石头这事我可真的没辙了。
荷花妈:不不不,(脸色沉了下来)咱今天不是说石头的事。
李媒婆:哦,那是?
荷花妈:唉!


43 日   内    荷花卧室       荷花妈    荷花     
荷花卧室门紧闭。忽然门猛的被推开,荷花哭着进来,趴在床上哭着。
荷花妈跟了进来,坐在了床沿上。
荷花妈:孩儿,妈知道你委屈,妈心里也不好受,你大哥死的早,你嫂子又要把强子带走,又没姑娘肯嫁给你二哥。咱家的香火眼看着就要断了,现在只有你能救这个家了。
荷花不说话就是哭,荷花妈也忍不住哭起来。

 

44夜   外  小河边    柱子    荷花  强子
荷花急切的等待着。
强子气喘吁吁的跑过来,荷花迎上去。
强子:姑,柱子叔来了 !
柱子:(跑过来)荷花!
荷花:强子,你先到那边玩一会,我和你柱子叔说点事。
强子:恩
.强子离去。
柱子憨厚的笑着:啥事啊?
荷花一下子抱住了柱子哭了起来。
柱子呆住了:荷花,荷花,咋了?
荷花:(急切地)柱子你喜欢我不?
柱子:喜欢啊?咋了?
荷花:你带我走吧,咱们离开这里,走的越远越好!
柱子:到底是咋了,你说啊?
荷花:我妈为了给我二哥说媳妇,拿我跟山前面东固村许拐子家的许妮换亲!
柱子沉默了。
荷花追问:你说话啊,柱子,咱们走好不?柱子!柱子!
柱子:好,荷花你在这等我,我回去收拾一下马上就回来。
荷花含着泪点了点头。
柱子迅速离去。

45  夜  内   柱子家   柱子   柱子妈
柱子进门直接倒在床上,镜头推至柱子眼睛特写。
OS柱子妈:柱子!柱子,咋了?
46夜   外  小河边   荷花   强子  
荷花搂着强子坐在那里。
47 日  外  空镜头
  农村早晨
Os:林强:不知道为什么柱子叔直到天亮也没有出现。

48     日  内   荷花卧室   荷花   强子
荷花坐在床上,强子趴在窗边目不转睛地看着荷花。
荷花面无表情的用剪刀在剪红纸。
随着剪子在红纸上剪动,一支蝴蝶剪了出来。。
她把蝴蝶举在面前,手腕摇动,模仿蝴蝶飞舞的样子。。
她的脸上充满笑容。。。
忽然泪水淌了下来。。
她手一松,蝴蝶飘落在炕上。。。
强子:姑!
荷花捡起纸蝴蝶递给了强子
荷花:强子,姑送你这只蝴蝶吧!
强子点了点头小心的接住蝴蝶。
荷花笑着问:知道姑为什么喜欢蝴蝶吗?
强子:因为蝴蝶能自由自在的飞。
荷花含着眼泪,微笑着点了点头。

49  日    外     荷花家小院     荷花爹   荷花娘   强子妈   石头    众人
荷花家大门上新的对联、大红的喜字,一片喜气的景象。石头穿着的确凉裤子,白色衬衫,胸前别着红花,头发梳的贴着头皮,傻傻的笑着,荷花娘在清扫着院子,强子妈正指挥着众人在院子里摆放桌凳。 墙角处荷花爹蹲在

那里抽烟,大黑狗安静的躺在他的身边。鸭子在鸭圈里嘎嘎的叫着。
 50日    内     荷花卧室      荷花    强子
荷花的卧室里 贴上了红红的喜字,荷花穿着喜庆的红衣服,坐在镜子前机械的梳理着自己的头发。强子安静的站在一边看着荷花。

51  日    内    柱子家       柱子   柱子妈 
柱子呆呆地躺在床上,柱子妈摸索着走过来。
柱子妈:柱子,听说今天荷花嫁婆家,你去看看他家有什么咱能帮着忙的。荷花是个好姑娘啊,谁娶到她真是服气啊。
柱子没吭声。
柱子妈:柱子!柱子!
52日    内     荷花卧室      荷花    强子
荷花梳理好头发,呆滞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转过头来看着强子。
荷花:强子,姑今天漂亮吗?
强子:(平静地)姑,今天最漂亮了!
荷花:(微笑着)强子,姑以后就不能和你一起捉蚂蚱了,也不能和你一起烤红薯了,怎么办啊?
强子傻傻的看着荷花,一句话也没有说。
强子:姑,你能给我再唱个歌吗?
荷花:能啊!
荷花把强子搂在了怀里唱起了歌:
清清地河水呦,轻轻地流,
青青的岸边呦,妹妹在梳头。
要问妹妹呦,为谁梳呦,为了对岸地情哥哥呦
妹妹盼着哥哥,早日过了河,赶着红花系的车。
深深地大山呦,声声地问,
升升的月下呦,哥哥在等候。
要问哥哥呦,等着谁呦,等着山外地俏妹妹呦
哥哥等着妹妹,妹妹盼哥哥,手牵手啊唱情歌。
(歌声接下面 四   场画面)
53  日    外     荷花家小院     荷花爹   荷花娘   强子妈   石头    众人
荷花家院子里热闹的景象,人们听见了歌声,停下手里的事。逐个特写:荷花妈掉下了眼泪。强子妈面部表情伤感。荷花爹流下了眼泪,石头依然傻傻的笑着。几个帮忙的众人眼眶湿润。OS:荷花唱歌

54  日    内    柱子家       柱子
柱子家,特写柱子的表情。
OS:荷花唱歌

55 日 外  山路    许拐子迎亲队
  远景,许拐子的迎亲队伍在山路上往村子的方向走来。
OS:荷花唱歌

56日    内     荷花卧室      荷花    强子
  荷花卧室,荷花唱着歌,眼泪流出,强子伸出手给荷花擦眼泪。
OS:荷花唱歌
57日    外     荷花家小院     荷花爹   荷花娘   强子妈   石头  乐队   众人
荷花家小院已经准备好了一头牛车,牛头上系着大红花。牵牛的绳子也是红色的。
车上铺着红色的垫子。
几个吹奏的人在一旁抽着烟休息,每人的乐器上都系着红花。
一条长鞭炮展开在一跟竹竿上。

58 日  外   村口桥     报信人    许拐子的迎亲队
报信人跑过村口桥,往村里跑去。


59日    外  荷花家小院  荷花爹荷花娘  强子妈   石头  乐队   众人 报信人
报信人气喘吁吁的跑过来
报信人:来啦!来啦!
荷花妈迎上去:到哪了?
报信人:快到村口桥了。
乐队的头领:点炮。
一个年轻人点燃了鞭炮。
特写:鞭炮开始炸。

60日    内     荷花卧室      荷花    强子
OS:外面忽然传来了鞭炮声。
荷花一惊,面部表情特写。

61日   内     柱子家      柱子   柱子妈
OS:外面忽然传来了鞭炮声。
柱子一惊,面部表情特写。

62日    外  荷花家小院  荷花爹荷花娘  强子妈   石头  乐队   众人
乐队奏起了喜庆的曲子,荷花被石头背出来,放在牛车上,荷花妈泪流 满面,强子妈搀扶着荷花妈。
荷花爹老泪纵横的站起身喊着荷花的名字向门外冲去。
荷花面无表情的坐在牛车上。
石头牵着牛高兴的在牛车前走着。
63日   内     柱子家      柱子   柱子妈
柱子忽然起身发疯似的跑了出去。(OS:迎亲的喜庆曲子。)
柱子妈感觉到柱子出去:柱子,柱子你干啥去?

64日外  柱子家门口   柱子 
柱子发疯的往村口跑。(OS:迎亲的喜庆曲子。)

65日  外    荷花家不远处的路上       石头  乐队   众人
石头高兴的赶着牛车,乐队在吹着曲子,看热闹的孩子们跟在后面。荷花呆呆的坐在车上。

66日外   农田田埂上    柱子 
柱子跑着跑着摔了个跟头,爬起来继续跑。(OS:迎亲的喜庆曲子。)

67日  外   村口桥不远处    许拐子的迎亲队伍
远景:许拐子的迎亲队伍停下来休息,同样是一辆牛车,车上坐着个姑娘。隐约地听见迎亲的喜庆曲子。

68日    外   村口桥   柱子
柱子跑到了村口桥后,跳下了桥 躲在了桥洞里。(OS:迎亲的喜庆曲子。)

69日   外   村口    迎亲队伍
看热闹的人们到了村口都停住了脚步,远远的望着石头带着迎亲队伍往村口桥方向走去。

70日    外    村口桥    两家迎亲队伍  柱子
两家迎亲队伍各在桥的一头,乐队停下了吹奏。此时格外的安静。
镜头从许拐子队伍方向摄向石头的迎亲队伍。
镜头里许拐子的背影牵着牛车,牛车上坐着许妮,向石头走去。
桥的那端石头乐呵呵地牵着牛车向许拐子走来。
两辆车到了桥中间停了下来。两人交换了牛车。

桥下:柱子偷偷的往上看。

荷花依然面无表情。许妮面无表情。
镜头从石头队伍处摄出,许拐子背对着,一拐拐地牵着荷花的牛车离去。
石头牵着许妮的车高兴的走来。

乐队头领一声高喊:奏乐!
两边的乐队同时奏向,向这各自来的方向走去。

桥下:柱子咬着出血的嘴唇,流着泪靠在桥墩上。

OS乐队的声音渐渐远去。
柱子忽然发疯地将头撞向墙壁,几次过后柱子歇斯底里地叫了一声:啊~~!

71 日外   村口    强子
强子站在村口(主观镜头):眼睛望着荷花离去的方向,看着许拐子的迎亲队伍渐渐消失,画面模糊。

(话外音)强子:我很小的时候我爸就因病去世了,我妈妈一直在城里打工,老姑出嫁后的第三天,妈妈便带着我进了城改嫁给了一个城里人,没想到这一走就是十八年。


画面黑底白字:
十八年以后
72日   外     东固村村委会     林强  刘村长

村委会里摆放着几张桌子,墙上贴了很多奖状,旌旗等。
刘村长给林强介绍汉塘村水禽饲养的基本情况。
刘村长:小林啊,我们村的水力资源情况,基本上就是这样,你看像我们这种情况,适不适合大量的饲养水禽呢?
林强:哎呀,刘村长,这个我还真的不好说,这样吧,我们去一下养殖区,看看具体水域里水中的营养成分和养殖密度。
刘村长:好,走!
两人站起来离去。

73日   外    水库边    许梦   林强    刘村长
林强和刘村长来到水库边。
刘村长指着水库:这就是我们村的樵子涧水库,面积将近三千六百多亩,每年水产养殖十分丰厚,所以我们想如果能在水面上饲养水禽,水禽可以吃杂草,排泄物又可以供给水中的鱼虾蟹之类的水产,形成食物链,这样能够

给我们村的副业提供一条新路子。
林强一边看着辽阔的水面一边说:
林强:是啊 ,你们的想法很科学,但是无论是水产还是水禽,两种的饲养量都不能过量,要按水域面积的比例来分配,这样才能更有利于你们副业的开辟和发展啊。如果比例不得当的话,就会适得其反啊。
刘村长:所以啊,才把你这个高级人才给请来了啊!哈哈!
林强:不敢当啊!
不远处河边许梦在赶着四五十只鸭子下河。
林强看着鸭群说:
林强:您看见那群鸭子了吗?
刘村长:恩。
林强:像这样四五十只鸭子饲养的话,像这样的水利条件,两百平方的水域就足够了。
刘村长点着头:走我们走近点看看。
林强:恩,好!
两人往许梦的方向走去。
许梦处传来歌声:
清清地河水呦,轻轻地流,
青青的岸边呦,妹妹在梳头。
要问妹妹呦,为谁梳呦,为了对岸地情哥哥呦
妹妹盼着哥哥,早日过了河,赶着红花系的车。
深深地大山呦,声声地问,
升升的月下呦,哥哥在等候。
要问哥哥呦,等着谁呦,等着山外地俏妹妹呦
哥哥等着妹妹,妹妹盼哥哥,手牵手啊唱情歌。
林强听着歌忽然停下了脚步,仔细的听着歌。
刘村长回过头来:走啊!
林强:哦!来了!

许梦见有人来停下唱歌,向刘村长打招呼。
许梦:村长伯伯,你咋来这里了啊?
林强看见许梦立即呆住了,许梦和荷花长的十分相似。
刘村长:咋了,我不能来吗?
许梦:能,能!呵呵
刘村长:你个鬼丫头!
许梦看见林强盯着自己看,稍微的有些羞涩。
刘村长发现林强走了神,碰了林强胳膊一下。
刘村长:喂!
林强回过神来。
刘村长:看啥呢?把人家姑娘看的不好意思了都。
林强:哦,对不起。我只觉得她像我认识的一个人。+
林强对着许梦:姑娘,我能问你个事吗?
许梦:啥事?说吧!
林强:刚才你唱的那首歌是从哪学的?
许梦:嘿嘿,没从哪学,是我妈教我唱的?
林强吃惊地问:你能告诉我你妈妈的名字吗?
许梦不知所措的看了看村长。
村长这才介绍道
村长:哦,这位是省城来的水产、水禽养殖技术员。是来帮助我们村搞水产和水禽养殖的,
许梦解除了戒心。
许梦:我妈妈的名字叫林荷花。
林强的面部表情特写,惊讶,激动。


74日   内     许梦家    许梦   林强   中年荷花
许梦带着林强走进屋。
许梦:(冲着屋内)妈!来客人了!
中年荷花从里屋走出来
中年荷花:谁啊!
中年荷花和林强相见。
中年荷花:你是?
林强眼睛湿润:(激动地)姑,是我,我是强子!姑!
中年荷花一怔仔细看了看流下了泪水。
中年荷花:强子!真的是你吗?强子。
林强走进扑进了中年荷花的怀里。
林强:姑!我终于看见你了,姑。
中年荷花:强子,是我的强子,
两人激动的哭着。
许梦擦掉自己的眼泪,看着母亲和林强露出了笑容。
中年荷花给林强擦去了泪水,微笑着说:
中年荷花:我的强子长大了,我的强子长大了。
林强:姑,这些年你受苦了。
中年荷花:傻孩子,啥受不受苦的,姑也许就这个命。唉!(叹气)。

回忆:OS  我嫁过来以后,一天我去山上砍柴,天黑了我回来迟了,梦梦他爸担心我就去找我,在下山的时候不小心掉进了山坳。
75  十八年前 夜  外   山里 中年荷花  ( 与上场以画外音相连)
中年荷花(怀孕了)背着柴捆艰难的走在山道上。
另一处许拐子提着提灯焦急的走在山道上,一边焦急的喊着
许拐子:荷花!荷花!
路过山坳的时候,失足滚下。

76  十八年前  日  外   荷花家   荷花
荷花挺着个大肚子在河边凝望着河里的十几只鸭子默默无语。

77  十八年前  日  外    荷花家鸭圈     荷花
荷花大着肚子艰难地从鸭圈的地上 一个个的捡起鸭蛋,放在手里的小盆里,然后走到鸭圈门旁,脚下不小心踩到了石头,一下没站稳,荷花急忙用手扶住鸭圈的墙,却被墙上锋利的石头破了手,另一只手里的鸭蛋全部落地摔

碎了。
荷花痛苦的哭出了声

78   十八年前 日 内   荷花家    荷花 
墙上挂着许拐子的大照片,荷花在艰难的有块破布包扎着自己的伤口,鲜血燃红了破布滴落。

79  十八年前  日 外  山中   荷花   村长
荷花大着肚子在山道上走着,忽然荷花觉得肚子疼,临产期到了,荷花丢掉柴捆,疼痛难忍地跌倒在路边的草地上。
不远出村长正赶着牛车拉着犁耙走来,看见倒下的荷花放下牵牛绳跑了过去。
村长:荷花!荷花!你怎么了!
荷花:村长,我快生了!
村长抱起荷花:荷花,要顶住啊,我送你去医院。
村长说着抱着荷花就往山下跑。
背影里传来荷花痛苦的呻吟声。

80 农村全景  空景
OS 婴儿的哭声。
81  日  外    河边   荷花  
河边荷花背后背着小孩,站在河边凝望着水中的鸭子。

82(现实)  日   内   许梦家   中年荷花   许梦   林强
许梦默默的趴在中年荷花的腿上,林强认真的听着中年荷花的诉说。
林强:后来柱子叔呢?
中年荷花:许梦他爸刚死的时候他来找过我。

83 (回忆)  荷花家    荷花   柱子
屋内:荷花背对着门,门从里面插上。荷花大着肚子泪流满面。
屋外:柱子痛苦的喊着荷花。
柱子:荷花,荷花,你把门开开,我知道你恨我,恨我失言。可是我也是没办法啊,我走了我妈怎么办啊,荷花我对不起你,你原谅我好不好,荷花。
屋内:
荷花:柱子,你走吧!咱们的缘分已经结束了,我现在已经上姓许的人了,你把我忘了吧!
屋外:
柱子:荷花,我知道我柱子没出息,可我一定会对你好的,将来我会拼命干活来养活你,现在许拐子死了,我们不是可以在一起了吗?
屋内:
荷花:不,柱子,我们不能,许拐子是死了,可我有了他的孩子,我活着一天我就永远是许家的人,哪一天我死了,我也是许家的鬼。你走吧!你走吧!我们永远不可能了。
屋外:
柱子:荷花!荷花!
屋内:
荷花:柱子,你走吧,找个好姑娘好好的过日子,你就当以前的林荷花已经死了,把我忘了吧。
OS柱子:荷花,你把门开开啊,我不能忘记你啊荷花。
OS村长:喂,你干什么的,快滚开!
荷花伤心的趴在床上哭了。
镜头摇到墙上许拐子的照片停留。

84(现实)  日   内   许梦家   中年荷花   许梦   林强
许梦伸手给母亲擦去眼泪。
中年荷花幸福的握着许梦的手。
中年荷花:后来你爷爷奶奶去世的时候我回去了,听说他在他娘去世后就进了城,还在城里找了个姑娘结了婚。从那后就再没了他的消息。(中年荷花说完遗憾的叹了口气。)
林强:石头叔过的怎么样?
中年荷花:多亏了梦梦他姑也是个好心眼,把家里拾掇的好生的,只是委屈了她了,你石头叔也算听话,后来还生了两男孩,和你小时候一个样。(说着中年荷花的脸上露出了微笑。)

85   日  外    河边     中年荷花   林强  许梦
夕阳倒映水面,许梦母女和林强走在河边。
林强:姑,咱啥时候还吃烤红薯啊?
中年荷花笑着,许梦不解的看着母亲和林强。
中年荷花:如今吃着可没那时侯香喽。
许梦跑到前面用竹竿引领着鸭群。
林强:姑,啥时候我领你进城看看好不?
中年荷花笑着说:姑哪也不想去,姑只想每天能看着这群鸭子,听着它们嘎嘎地叫着。
林强看着许梦的赶鸭子的身影。
林强:姑,梦梦还上学吗?
中年荷花:这丫头今年中专刚毕业,也没找到什么合适的工作,就在家这么呆着,和我一样就是喜欢这群鸭子。
林强:姑,等我忙完这阵子,在城里给梦梦找个学习养殖的班,好不?
中年荷花:她能多学知识,也是我的一个心愿,我的一辈子的路不能让梦梦再走了。
中年荷花说着眼睛望向鸭群,林强眼睛却看着中年荷花的沧桑的脸。
OS:林强:十八年后的我回到了这里,我带着寻找老姑的念头再次站在我熟悉的土地上,终于又见到了老姑,可是这时的老姑已经苍老了许多,不再是那个充满了梦想的女孩了,她那微弯的身躯,褶皱的面容记载着她这十八

年的辛酸。
远景:三人河边身影。

86 日   外    新农村的全景色
空镜头
87    日  内   东固村村委会     林强    村长
村长:哎呀真是巧,原来你是荷花的侄子,说起你姑啊,她也真是不容易啊。
林强: 咱们不说这个了,对了,刘村长我给你提的意见怎么样啊!
村长:哦,我想过了,你提出的养鸭厂是个好建议,咱们村的整体经济水平不瞒你说,要达到你说的那个标准真是很困难,但是我们不会放弃,只是要晚一些筹措资金。
林强:这个我知道,要想建起这样的一个厂资金是个必然的原因,没关系我决定留在这和你们一起建起这个厂,不管多久。
村长:(激动)哎呀,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太感谢了!
林强:不用,感谢的话没必要说了,咱们一起努力吧!
村长:一定,一定,不过咱们要先开个动员会看看大伙的反应。
88夜   外   村委会门口    村长   林强  中年荷花  许梦   一百多村民
墙边放着两张办公桌,桌上放着话筒,桌后面坐着村长、林强、村干部两名。
台下面熙熙攘攘挤着一百多村民,许梦和中年荷花也在其中。
村长吹了吹花筒:大家安静一下,大家安静一下。
台下人逐渐安静。
村长:“今天叫大家来主要是为了一个事,咱村的水库这么多年都是靠养些鱼虾蟹啥的来给咱们补充这个副业地不足,可是呢这个鱼虾蟹都是各家各户自己在水里圈地方喂,每年一到雨水季节的时候水涨起来了,鱼都跑了,

谁还能分清那条是谁家的鱼啊,咱们不只一次吃过这个亏了,所以我们特地为了这个事从省城请来了水产水禽养殖技术员林强同志,大家欢迎。”
台下的村民鼓掌。林强点头示意。
村长:经过林技术员对咱们村的水库水域和水质的调查和分析,总结出了一套方案来,今天就是找大家来一起商量一下。具体的内容就是养殖集体化,以村为整体,各家各户为股,全体投资,一起分红。一起买鱼苗蟹苗鸭苗


台下一群众甲:村长,买鸭苗干啥哩?喂大了吃鱼啊?
台下众人笑。
村长:安静,安静!因为啊,今年每家圈养的鱼还都半大个,所以今年呢先从养鸭开始,咱们建个养鸭厂。
群众乙:村长,养鸭还办啥厂啊,每家买点鸭苗自己养贝。
群众丙:村长,你是不是不想当村长,想当厂长了啊!
众人哄笑。
群众丁:干脆咱们每家买五只鸭子给村长放得了,以后那就得喊司令了。
群众甲:啥司令啊?
群众丁:鸭司令啊!
众人大笑。
村干部甲伸头到话筒前说话:安静,安静。李先进不准起哄。
村民甲:陈会计,他李先进干啥都先进,起哄也不落后。
众人大笑。
村长:(笑)呵呵,谁说我要当厂长了,我哪懂养鸭啊,我准备等咱们的鸭厂办起来后,请咱们这位林技术员给咱当厂长。(看向林强)
林强觉得很突然。
许梦(开心的表情)、中年荷花(犹豫表情)
众人议论纷纷
村民乙:干啥我们出钱给他办厂啊?
村长(生气地):说啥屁话呢!咋叫给人家办厂呢!那是咱自己的厂!真是狗屁不通!
村民们声音略大的议论。
林强表情尴尬
许梦表情(生气)
中年荷花表情(眉头紧锁)
村民甲:咱又不认识他,凭啥相信他,万一赔钱了怎么办?
村民丁:赚不赚钱都凭他说,咱又不懂!
众村民:就是!就是!
中年荷花站了起来。
中年荷花:乡亲们,乡亲们!大家安静一下,林强是我亲侄子,我给大家担保好不好?他是一心想帮着乡亲们致富啊!
台上几人向中年荷花投来感激的目光。
众人小声议论着。
中年荷花在等着村民们的反应。
村民乙:荷花姐,不是咱不相信你,这牵扯到钱的事,万一要是亏了,你叫咱们咋办呢?大家伙的钱来的都不容易啊!
众人附和:就是啊!
村民甲:“村长,没事咱就回了啊,反正这钱咱家是不交,你们爱谁给谁给。”
人群中有部分人开始往回走。
村干部乙:都别走,都别走,话还没说完呢。
村民乙:不走不行啊,家里媳妇还等着咱呢!走喽!(起哄)
众人笑着陆续离开。
人群散去只剩下林强 村长 中年荷花  许梦   两名村干部 。

画面由全到远,溅黑。

89   夜   内    许梦家     林强  中年荷花 
林强和中年荷花说话
荷花:啥?你要留下来?今晚的情况你都看见了!你还是要想清楚了的好!
林强:恩!姑,那你的意思是?
荷花:强子,我的想法是你不能留下来~!
林强:姑,为什么呢?
荷花:你有知识有文化,在大地方也生活了好久,应该明白在大地方发展和咱们这个小地方的差距有多大!多少人拼了命的想走出去,你却学了那么多的知识以后回来!在咱们这样的穷山沟只要有把力气种地就可以了,你留

下能干什么,不是浪费你一身本事了吗?
林强:姑!你说的都对,但是现在的农村和前些年不一样了,不是光靠一把力气,种地也要科技也要知识,种地也是一门大学问,我要把我所学的所有的东西,全都拿出来,姑我是真的想留下来的!
荷花沉默了,林强有些激动。
荷花:强子,姑也是为了你好,姑不想你憋屈在这穷山沟里!这穷山沟祖祖辈辈都是这样一锄头一锄头的挣粮食,也就一年年的一代代的过来了。姑不希望你留下。
林强:姑!(无奈)

90  日  外   河边    许梦  林强
许梦和林强并肩坐在河边,不远处一群鸭子在河边不远处觅食。
林强捡起一块小石子,用力扔向河面。河面泛起涟漪。
许梦天真地歪着头向林强微笑着
许梦:哥!咋了?
林强:梦梦,哥问你个事?
许梦:啥事?
林强:你想一辈子呆在这个山沟还是想走出去?
许梦:你说的是去城里吗?
林强:哪都一样,只要出去就行。
许梦:那当然是愿意走出去了,咱们这除了山就是水,一年一年都不变,多没意思。城里多好啊。
林强:如果你要是有很多梦想和很多依恋在这里你还走吗?
许梦:那就要看我的梦想能不能实现,如果能就留下,如果不能那还不如走出去。
林强听着默默地点点头。

91  日  内   村委会   中年荷花   村长
荷花和村长说话,村长抽了半截烟,面带愁容。
村长:荷花啊,咱村的情况你也知道,小林来了对咱们全村是件大好事,但是昨天晚上你也看见,乡亲们不理解,把我们的积极性都给打消了,小林要留下也是白费,咱们也不能耽误了人家,所以你说小林要走的事咱们虽然

觉得可惜,可是也是应该的。啥话也不说了。就按你说的办吧!
中年荷花:其实强子是决定留下来的!
村长差异地抬头看着中年荷花。
中年荷花:可是咱们村的情况已经是这样了,我没有同意他留下,咱是出于私心,可是我真的不想耽误孩子,还希望村长你能体谅。
村长:那小林咋说啊?
中年荷花:他也不说走也没说留,就让他在考虑一下,顺便也在我这多住几天,毕竟十八年都没见了,这孩子命苦,他爸死的早,他妈后来改嫁到城里他就跟着去了,唉~!他小的时候就是天天跟着我长大的,我带他就像自己

的孩子一样。。
中年荷花说着有点泣声,村长起身用茶缸给中年荷花倒了杯水。
村长:荷花啊,过去的事就别提了,你这不是都熬过来了吗。
荷花深深的叹了口气。

92   日  外   村口路上   林强   村长    拖拉机司机  中年荷花   许梦
村口小路上一辆拖拉机停在那里,村长提着林强的旅行包,林强和中年荷花、许梦边走边说着话。
中年荷花:强子,一有空就来姑这看看。
林强:恩。姑你也要多注意身体。
村长:小林啊,等咱们村有条件把鸭厂建起来了,我一定再去城里把你请来,到时你可不要不给面子哦。(开玩笑)
林强:哎呀,您说哪去了,到时候我一定来。(对许梦)梦梦啊,要多听妈妈话,你可是大人喽。等下次我回来,带你们去城里转转。
中年荷花:强子啊,你也不小了,个人的问题也该考虑了,到时一定要带来给姑看看,姑这辈子有很多的梦想,可是一个都没有实现,你是见过世面的人,一定要记得把握没个想做的事,姑一定支持你
中年荷花说着留下了眼泪。
林强:姑,你要保重啊!
村长:好了,小林啊,咱们走吧!
旁边的拖拉机司机摇起了拖拉机,村长把行李放在了拖拉机上,然后爬了上去,伸手拉上了林强。
林强含着泪:姑,你们回吧!回吧!
中年荷花忍住泪水微笑着:走吧!走吧!
拖拉机发动离去。
中年荷花和许梦向林强挥手,远处拖拉机上林强向中年荷花挥手告别。

远景:荷花娘俩并肩遥望。

93    日  外   山路上    林强   村长  拖拉机司机 
林强表情凝重的想着中年荷花的话:
OS中年荷花:姑这辈子有很多的梦想,可是一个都没有实现,你是见过世面的人,一定要记得把握没个想做的事,姑一定支持你。。。
村长对拖拉机司机:大虎啊!慢点开,太颠人了,哎呀,我这腰都被你颠的不行了!
拖拉机司机边开拖拉机边回头笑着说:叔啊!你那腰可不是我颠的,着个事啊得怨我婶,一宿一宿的不消停你这腰能不疼吗。。。
村长一听大虎在消遣自己,把布鞋拖下一只拿在手里伸过去打大虎:你小子敢消遣起我来了啊?我让你不消停。
大虎忙回头认错:别别别,叔啊!这危险着呢!别闹别闹!
村长笑着坐好把鞋穿好,看见林强沉默不语。
村长:小林啊,你说咱们村要是酬不上那笔钱是不是就绝对养不了鸭啊?
林强:不是啊,可以散养啊,但是散养不好管理,不容易观察鸭子每个生长期的变化,养殖效率不高。
村长:那小面积的圈养呢?
林强:可以啊,按照养鸭厂的饲养方式,就是在养鸭的数量上减少。
村长:对啊!这样投入成本也不高,也给乡亲们做个示范。

远景:拖拉机上林强思索了一下和村长说着什么。

村长听完林强的话赞同的点头。
村长:好,就这么办,但你姑那边就得咱们好好说服了。
林强:这个你放心,姑准会明白的。
村长:好!  (对大虎)大虎,调头回去!
大虎:啥!
村长:回去!
大虎:好嘞!
拖拉机调头。

94  日 外   空镜 
黄昏小村全景

95  夜  内  荷花家    林强  中年荷花  许梦 
中年荷花和林强、许梦几人在说话。
中年荷花:啥?不上说好的吗。强子,你不是答应姑不留下的吗?就算你的这个实验成功了又能怎么样?不是憋在这个穷山沟里,整天面对鸭子吗?你这孩子怎么现在就这么点出息呢?
林强:姑!我相信我自己,我会改变这个村的现状,让大家走上致富的道路的。姑,这也不正是你的梦想吗?我能帮你实现,一定能的。姑,你还记得你说过的吗“姑这辈子有很多的梦想,可是一个都没有实现,你是见过世

面的人,一定要记得把握没个想做的事,姑一定支持你。”姑,我现在就是需要你支持的时候啊!
中年荷花:这是两码事啊!
林强:姑!这怎么是两码事呢!
中年荷花:这里是山沟,不是城里。
林强:姑,其实城里和农村都一样,同样是要靠科技文化来兴农来致富啊!
中年荷花沉默了。
林强从兜里掏出了一个小笔记本,打开后笔记本里夹着一个纸剪的蝴蝶。
许梦和中年荷花惊讶地注视着这个纸蝴蝶。
林强:姑!这是你十八年前送给我的,那时候我小不明白你的意思。现在我明白了,你是想像蝴蝶一样自由的飞,可是你飞不了了,就把这个梦想留给了我,让我能够走出去,能够飞的远,其实梦想不一定要在大地方实现,

咱们这样的穷山沟就可以,而且在这个穷山沟里又有很多很多和咱们一样的梦想没有实现,没能飞起来啊!
中年荷花已经泪流满面。
OS;林强:老姑终于答应了我留下,而且她自己也明白了梦想在哪里都能实现,只要有梦就不会失败。我和老姑开始了新的梦想。
96   日   外    空镜头
清晨的朝阳还没升起,远处老姑和强子的身影形成剪影。
      出字幕                  
   (剧终)


 

本文网址:
京ICP备12052514号 版权所有:北京黄河之魂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页面执行时间1.1250秒 查询数据库72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