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简介 | 联系我们 | 团队力量 企业文化 | 书画艺术 | 影视剧本 | 长浩策划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企业文化 > 正文

中国电影题材的政治责任

作者:sdcms 来源: 日期:2013/4/12 15:39:02 人气: 标签:

 

中国电影题材的政治责任

据电影人见解汇总

影视策划人:乔长浩

        作为独具中国特色的影视品类,农村题材电影一直是中国城市民众了解广大农村的渠道,同时也是世界了解中国的一扇窗口。从建国17年开始直到20世纪80年代中期,农村题材电影一直占据着中国电影放映市场以及批评话语的中心。进入市场经济建设阶段以来,随着城市大众文化的迅速发展,农村题材电影的地位与影响日益边缘化,甚至成为主要依靠政府资金扶持的“三等公民”。比如,198919901991年连续三年农村题材电影都只有七八部,1997年农村题材电影只有四五部,成为自1981年以来的最低谷。1999年以后,随着电视电影这一新的媒介与艺术形式的兴起,平均每年生产的农村题材影片(包括电视电影)大约20多部,占全年故事片生产总量的15%左右。然而,这些影片大多通过电视媒介与观众见面,能够进入影院放映的只是极少数。即便是这极少数,也往往难以从市场获利。与此相应的是,为了保护农村题材这一具有独特文化意义与价值的电影类型,电影主管部门每年资助专供农村发行放映的故事片12部,每部资助50万元;有计划地资助“农村题材电影”10部,平均每部资助亦在50万元左右(见国家广电总局网页上公布的相关文件)。可见农村题材电影已经从中国电影的主体位置沦落到要靠“资助”维持生存的边缘化境地。其他极个别不依靠政府“资助”的农村题材电影则大多把资本回收的希望放在国内外电影节获奖上。
     
以上事实充分说明,中国农村题材电影之所以还能维持现在的边缘化生存,很大程度上也要归功于政府的行政干预。然而,行政干预又能维持多久呢?有朝一日失去各种保护,中国农村题材电影面对激烈的市场竞争能否继续存在下去呢?
     
笔者认为,只要创作者真诚地面对当下中国农村的现实,真诚地面对当下中国人的精神处境,本着以人为本的创作观,塑造出生动丰满、既具有民族性亦具有现代性与审美性的人物形象,农村题材电影大有可为。《那山、那人、那狗》、《暖》能够获利上千万美金,《暖春》能以小制作大盈利,同样取材于乡村的伊朗电影能够打动全世界,这些都为中国农题材电影的市场潜力提供了一些佐证。因此问题的关键不在于农村题材电影是否具有市场,而是什么样的农村题材电影才有市场。
     
笔者认为未来的中国农村题材电影要开创新局面必须首先在艺术观念与文化观念上朝着以下三个方向努力。
   
审美意识
     
所谓“审美意识”,是指农村题材电影应该充分发掘“美”的形象,包括自然的美与人文的美。
     
农村题材电影最重要的特征之一即在于与大自然之间的联系。对大自然的向往,对自然之美的热爱是人类共有的情结。不能充分发掘出自然美的动人之处,首先是对农村题材电影自然资源的浪费。此外,就影院市场而言,很显然当前农村题材电影的主要观众群是城市市民。没有对人性的美以及人的精神力量的展现,城市观众就容易产生与影像中的乡村生活的隔膜感,甚至农村观众也会认为与己无关。对于城市人来说,他们首先需要通过对乡村自然与人文的审美活动来代替和弥补城市生存的不足。而当前的许多农村题材电影往往倾向于表现乡村的贫穷破败与农民的肤浅落后。从自然与人物的外在形象到人物的精神世界都缺少美的感染力与震撼力。如果不能满足包括农民在内的广大观众越来越城市化、现代化的审美需求,农村题材电影就很难实现其可持续性发展。毕竟现代人的生存方式是朝着审美化的方向发展的。
     
当然,大自然的美是千姿百态的,并不一定只有青山绿水才是美。人性本身也是丰富多彩的,并不只有“善”才是美。强调审美性,并不等于粉饰现实,更不等于不能揭示生活中的多种矛盾以及人性丑恶的一面。但是在对“丑”予以批判式观照的同时,理应发掘生活中同时存在的美,让观众看到美的希望。对于生活在重重压力之下的当代人而言,他们更需要从艺术审美活动中获得继续前行的勇气。
   
现代化观念
     事实证明,农村题材电影的经济效益是与其所内蕴的文化品位与精神内涵成正比的。只有注重乡村文化内涵的发掘才可能提高农村题材电影在审美吸引力之外的附加值。与日益强大的城市中国形象相对比,乡村的文化内涵往往与某种民族文化底蕴联系在一起。从对传统文化的认识角度而言,对愚昧、落后的文化积习的批判也无不可。但是从文化传承角度而言,农村题材电影更需要充分发掘那些传统文化中健康美好、自强不息的一面,只有这样才能激起观众的文化优越感与民族文化认同感。只有这样,农村题材电影才能真正成为传承民族文化的纽带,并可能成为重建国产影片吸引力的良媒。
     
不论是从批判启蒙还是从弘扬传承的角度表现民族文化,都必须具有明确而坚定的现代文化立场。就一个生活在现时代的人物形象而言,如果其精神风貌还停留在前现代社会,且创作者也缺乏对这种精神风貌的正确评价,那么就很难得到现代观众的认同。比如,目前许多农村题材影片仍然片面地歌颂“清官”的“德性”而不重“法治”规则,片面歌颂为集体而牺牲个人利益的“好人”、“好官”而忽视对个体利益的尊重,片面强调伦理道德而忽视职业道德与规则意识,或者片面强调一种拒斥城市、回归乡村的取向,都不能不说是与这个时代的精神相违背的,也是与人类文化趋向相违背的。这样的作品就很难真正触动已经接受民主法治、平等自由等现代观念的观众的心灵。
     
人类毕竟不可能再回到童年,现代都市人亦不可能真正回归田园。“自然生态”与“传统文化”只是农村题材电影打动人心的起点,而不是终点。因此,审美化、民族化并不等于古典化,农村题材电影应积极融入现代文化理念,为观众带来具有现实性的启迪与精神力量。
   
理想化超越
     
由于“三农”问题的久拖不决,大量农民在生活的逼迫和利益的诱惑下背井离乡,只剩老人和孩子的乡村更显荒凉、萧条,此种乡村景象显然已无多少诗意与审美可言。而在都市负面文化的影响下,富裕起来的农民以及某些进城农民私欲膨胀、追逐金钱、贪婪享乐也是现实一种。此外,当前农村还存在干群矛盾激化、社会保障缺失、封建思想与赌博恶习回潮等种种现实问题。这些问题不仅需要农村题材电影创作予以真实反映,更需要艺术以理性的精神与想象的方式在真实性的基础上超越现实困境,给人以鼓舞,给人以希望以及前行的方向。
     
然而就目前触及这些问题的作品而言,艺术性农村题材电影往往仅仅止于生活表面的琐碎纪实,而拒绝指明出路,其触目惊心之痛固然也有唤起疗救的作用,但也充分说明了其文本的信息价值更多于美学价值。此种乡村景观再三重复也就将失去其信息价值与奇观效应,失去其持续发展的根基。一些主旋律式作品则往往高高提起轻轻放下,而且总是把解决困境的希望放在少数人的道德品质上,缺少可以信服的力度。
     
因此,农村题材电影应该既摆脱纪实风潮的“零介入”取向,也摆脱过去一些主旋律电影的群体本位说教倾向,以现代理性精神,以博爱与宽容的人文关怀,在苦难的乡村、发展的乡村中寻求超越现实丑恶与困境的出路,建构起激扬个体精神、彰显现代人文精神的理想家园。否则就难以实现文艺的真正价值——抚慰心灵,给人希望与爱,从而日益完善人类的生存。艺术永久的生命力“在于它终究是不同于现世的物质力量而存在,在于它作为这样一种存在而必须为人类分担一种救赎的使命。”(牛运清语)
     
同样,文本对现实的理想化超越精神,并不等于我们曾经有过的忽视科学与人文理性的“大跃进”情结。它必须建立在对现代人文精神的真实而生动的建构基础上。它要求创作者对于现代人文理想充满信心,以坚定的文化信念为普通大众带来精神的力量。就这一点而言,当前农村题材电影创作之所以难以触动观众的情感,其主要问题即在于缺少对现代人文精神的成功建构。我们有对传统愚昧落后一面的批判式解构,有对现代文明负面的质疑,有对传统伦理道德与美好人情的陶醉,却独独缺少对现代人文理想的成功建构。在一些致力于表现农村经济改革的影片中,虽然创作者也立足于宣扬现代意识,但却往往只是把现代意识等同于敢闯敢干,而缺少对现代意识的丰富表现。
    
上述三个方面,都要求打破以往农村题材电影强调乡村不同于城市的独特性,农民不同于市民的独特性以及民族性不同于现代性的习惯思维,并突破以往缺少对农村现实的前瞻与超越精神的局限。
     
当然,这里只是就现时代农村题材电影理应具有的艺术观念与文化观念而言,并非针对每一部农村题材电影的具体创作。就具体创作而言,无论是取材角度、叙事策略、影像风格与审美品格等都应不断突破已有的创作定势,走向更为丰富的多元共存。比如突破仅仅围绕致富、贫穷、教育、扶贫、反腐、乡村民主、打工等少数问题的选材范围,表现农村生活的更多侧面;突破目前普遍正剧或轻喜剧化的单一审美品格,在悲剧方向有所创新;突破农村题材电影弱化叙事或叙事技巧陈旧的局限,让农村故事亦具有新奇、丰富而生动的情节等等。我们相信,只要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在暂时的阵痛与转型之后,农村题材电影必然会以其深邃的文化内涵开辟出一条更加辉煌的道路来。

本文网址:
京ICP备12052514号 版权所有:北京黄河之魂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页面执行时间0.1563秒 查询数据库12次